明肝行動個案分享:十三歲時的一針 | 中大肝臟護理中心: 閱肝

明肝行動個案分享:十三歲時的一針

分享者:Jay;明愛樂協會社工鍾士禮代筆

十三歲時,就是一針,使他感染。
十年之後,回頭說起,丙型肝炎……

Jay就像一般的少年那樣,無所事事地經常流連電子遊戲機中心。但在十三歲開始逃學,更接觸一些吸食毒品人士。這些朋友不斷地告訴他吸毒的樂趣,並且常常慫恿他去嘗試吸毒。雖然當時Jay對毒品有少許抗拒,但在朋友們的多番引誘下,終於作出了初次的嘗試,也是唯一的一次。這次的吸毒,Jay和多個朋友們輪流使用同一枝針筒將毒品注射入靜脈中。

人生中的首次吸毒沒有令Jay上癮,卻令他對毒品十分反感,因此往後再也沒有嘗試吸毒。年少的他不知道共用針筒有什麼代價、亦從未無想過會因此感染上丙型肝炎,然而病毒就此不知不覺間潛藏在他體內。十六歲時,他到了一所為有吸毒背景青少年而設的學校重拾學業。他認為一次失足,及時修正,再不重犯,生命永遠會有機會,事件應該就此過去了吧。

十九歲時有一批化驗人員到訪學校,為學生作丙型肝炎快速測試,Jay才驚覺原來自己患上了丙型肝炎。當時他非常憂慮,既不知道這個病能否醫治,亦不清楚醫治的方法和時間。心想年紀輕輕就已患上肝炎,不知道對身體有莫大的危害,日後很大有可能會演變成肝硬化、肝癌等致命的疾病。往後的人生尤如背負着計時炸彈在身,不知道何時會突然爆發。

在二十歲時,得到明愛樂協會社工的協助和介紹,Jay接受進一步醫療評估。通過一連串的測試和評估之後,最終確定是染上6A基因型的丙肝病毒。他與家人了解治療辦法的風險及可能之副作用後,決定開始為期四十八週的療程,每週須注射一針利巴韋林及乙二醇干擾素混合劑。療程首十週非常關鍵,因為如身體對藥物反應過大或不理想,便要終止療程。

治療初期Jay用藥後反應也很大,身體受了不少的苦楚。用藥後首兩天非常疲倦,會有輕微發熱而不能上課,甚至需要整天睡床。因此他有所焦慮及擔心治療成效,既痛恨自己當時一針之失引致今日的苦楚。幸好得到社工及醫護人員的關心及支持,好不容易才堅持下去。首個進度評估反映出治療成效好,適合繼續治療,大家都十分喜悅也可以放下心頭大石。

治療中期Jay適應相當好,他只要注射當天不作劇烈運動,身體便沒有大問題,更可以應付中五會考。治療後期,因為進度良好,對藥物副作用的反應減輕,令他放鬆和開朗了不少,甚至可以跟隨學校交流團到美國體驗。在醫治丙型肝炎的一年中,因為血液中的鐵含量偏低,醫生建議他注重飲食營養,並特地開了些補鐵丸及讓他補充鐵質。

經過四十八週的治療,Jay終於治好了丙型肝炎,完全康復讓他不用一輩子都背著計時炸彈做人,不用再擔心那那一天病情會突然惡化起來。治療完成後,他繼續人生的路向,修讀副學士先修課程。二十三歲的他,不但修讀社工課程,更兼職擔任救生員、參與教會工作。充實的人生路上,更對前途充滿希望。回想起來,雖然治療有些辛苦,但也是值得的。

Jay希望讓社會大眾更瞭解這個病的點點滴滴,及鼓勵戒毒人士進行丙型肝炎測試,並在有需要時尋求治療協助。

如想發表評論請先登入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