滴酒不沾也醉酒:體內微生物自行釀酒導致脂肪肝 | 閱肝|中大肝臟護理中心|肝臟健康資訊|預防肝病

滴酒不沾也醉酒:體內微生物自行釀酒導致脂肪肝

有次在互聯網海游弋時,看到這個很獨特的研究:一名男子只要吃過富含澱粉質或糖份的食物,之後便表現出像喝醉酒的樣子,滴沾不酒也醉酒,相當奇怪。而找出病因的過程,也像查案一樣,研究人員利用不同的動物實驗,反覆驗證。最重要的是:這個案例促成醫學界多認識一個「非酒精性脂肪肝」(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的成因,而謎底就在我們的腸子裏……

身體自行釀酒的人

根據《科學》(Science)期刊去年9月的報道,這名男子2014年到醫院求醫時,才27歲,他經常無緣無故表現出喝醉酒的狀態,並受這樣的情況困擾達10年,而且變本加厲。有時候他只是喝了數罐可樂,也會如此。有人以為他偷偷地喝酒,他媽媽還買來儀器量度兒子體內的酒精濃度,發現就算確認了兒子沒喝酒,也會在他體內量出酒精成分!

之前的醫生估計他患上「自釀酒綜合症」(autobrewery syndrome,又稱「腸道發酵綜合症」):患者體內的酵母菌把富含澱粉質或糖分的食物發酵,從而「釀」成酒的疾病,然而,相應的抗真菌治療卻對他毫無作用。同時,在抽取肝組織化驗後,醫生發現他已患上「非酒精脂肪性肝炎」(nonalcoholic steatohepatitis),亦即「非酒精性脂肪肝」的嚴重版本,遂把他收進深切治療部,密切監察他的病情。

究竟他「被迫醉酒」的情況有多嚴重?負責此個案的北京首都兒科研究所細菌學研究室主任袁靜對《科學》的記者說,這名男子一吃富含糖份的食物,血液中的酒精濃度,相當於喝了15小杯威士忌的分量。真是難為他!

原來真凶是「肺炎克雷伯桿菌」!

研究人員知道,能把糖份代謝成酒精的微生物還有不少,於是他們取了這名男子14個在不同時間排出的糞便樣本,分析當中有哪些細菌的DNA片段,希望從中得知哪些細菌在搞鬼。結果,在他最最最最「醉」的時候所排出的一個糞便樣本中,18.8%是「肺炎克雷伯桿菌」(Klebsiella pneumoniae),那是正常情況下的900倍。

研究人員於是把這名男子身上取得的「肺炎克雷伯桿菌」加在酵母及糖中培養,之後分離出此菌中能產生低、中、高酒精水平的菌株,並發現他體內那些產酒的「肺炎克雷伯桿菌」菌株所「生產」的酒精量,是一般健康人身上「肺炎克雷伯桿菌」菌株所產生的酒精量約4至6倍。

其實「肺炎克雷伯桿菌」本來就是我們腸道中的「居民」,我們天天與它們一起生活。既然研究人員發現它當中的一些菌株「產酒量」奇高,那麼它除了跟那名「被迫醉酒」男子有關外,跟其他「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有沒有關係?

動物實驗:腸道細菌與脂肪肝大有關係

研究人員於是找來43個「非酒精性脂肪肝」的患者——其中32人還是嚴重患者,再找來另外48個健康人士作對照,檢驗他們糞便的「肺炎克雷伯桿菌」,發現六成「非酒精性脂肪肝」的患者,都在糞便樣本驗出「產酒量」高或中水平的「肺炎克雷伯桿菌」菌株。相比起來,只在不足一成(6%)的健康人士身上,驗出這些產酒的菌株。

看來,「產酒量」高或中水平的「肺炎克雷伯桿菌」菌株,該是罪魁禍首無疑。不過,為了印證這菌就是「非酒精性脂肪肝」的新病因,研究人員進行動物實驗:把實驗老鼠分組三組,分別餵食(1)「產酒量」高的「肺炎克雷伯桿菌」菌株、(2)酒,(3)酵母加糖混合物,4星期後,吃菌及喝酒的老鼠肝臟受損,但被餵酵母與糖混合物的一組則沒事。

此外,研究人員還把之前那名「被迫醉酒」男子的高產酒量「肺炎克雷伯桿菌」菌株以至他的腸道菌叢,移植到無菌老鼠體內,看看出現什麼變化。結果,這些老鼠的肝臟在1個月後出現脂肪肝,兩個月後出現疤痕,表示肝臟已呈現長期損傷,與長期被餵服酒精的老鼠的肝臟病變類似。

研究至此還未結束。研究人員事先把已消滅了高產酒量「肺炎克雷伯桿菌」菌株的腸道菌叢移植到老鼠身上,牠們並沒有出現「非酒精性脂肪肝」。這部分的實驗進一步說明,消滅這菌株,可預防由它所引起的「非酒精性脂肪肝」。

這連串的實驗的結論,就是腸道中的高產酒量「肺炎克雷伯桿菌」菌株,是部分「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的病因。至於那名「被迫醉酒」的男子,在服用抗生素及改變飲食之後,已痊癒了,而且他的「非酒精脂肪性肝炎」也減退。這研究於去年9月刊於學術期刊《細胞代謝》(Cell Metabolism)中。至於為什麼有些人的體內有高產酒量「肺炎克雷伯桿菌」菌株,其他人又沒有呢?這就是研究人員下一條想解答的問題。

認識多一個脂肪肝病因

有醫生比喻我們腸道中的腸道菌叢,好像一個森林中的植物一樣,品種繁多,非常複雜。跟香港中文大學肝臟護理中心副主任黃煒燊教授談起這個個案以至整個研究時,他說,它最有趣的地方,是在繁雜的腸道菌叢之中,找到單一細菌中的一個菌株,即高產酒量「肺炎克雷伯桿菌」菌株,是某些「非酒精性脂肪肝」患者的病因。

然而,他也提到,若某些人的體內有了這個菌株,也要加上食物,才會產生酒精。研究人員給已有這個菌株的老鼠喝濃糖水,血中酒精濃度即飆升,還表現出像喝醉酒的樣子。這表示若給人喝濃糖水,之後又量度出血中酒精濃度飆升的話,也許是一個可行的診斷方法去找出由高產酒量「肺炎克雷伯桿菌」菌株引起的「非酒精性脂肪肝」。「那就有賴日後大量的人來參加研究,方可知道答案。」他說。

(本文題目由「閱肝」編輯所擬)

參考資料:
1. 《科學》新聞 https://www.sciencemag.org/news/2019/09/microbe-got-man-drunk-could-help-explain-common-liver-disease
2. Science Daily https://www.sciencedaily.com/releases/2019/09/190919142336.htm
3. Cell Metabolism(摘要)https://www.cell.com/cell-metabolism/fulltext/S1550-4131(19)30447-4

如想發表評論請先登入

訂閱通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