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醫解構「遲睡傷肝」:熬夜易有脂肪肝 | 閱肝|中大肝臟護理中心|肝臟健康資訊|預防肝病

西醫解構「遲睡傷肝」:熬夜易有脂肪肝

「夜瞓(遲睡)熬夜會傷肝」大家耳熟能詳,但它背後出自中醫理論,而中醫的「肝」並不全然對應我們通常所說的器官「肝臟」。那麼,以西醫的角度,睡得晚會傷害肝臟嗎?

中西醫的「肝」大有不同

睡覺太晚會傷肝,坊間流傳的根據,都出自中醫典籍[1],認為丑時(凌晨一至三時)是肝休息的時間,所以人必須睡覺,不然會阻礙肝休息,繼而「傷肝」。

然而,這裡的文字有歧義:中醫所指的「肝」,並非那個負責分解毒素、製造膽汁的器官「肝臟」,而是一套人體系統,牽連指甲、筋骨、眼睛、情緒和思考[2],當「肝」這套人體系統運作不好時,可能會有腰酸背痛、口乾舌燥等病癥;和西醫說「肝病」專指肝臟患病,例如脂肪肝、乙型肝炎等大相異趣。

詳見:〈肝臟這「東」「西」:中醫西醫大不同〉

此「肝」非彼肝,那晚睡熬夜除了不利於中醫的「肝」系統之外,也會傷害肝臟嗎?

遲睡的害處……竟然是脂肪肝?

各位夜貓,很遺憾,西醫不能為你們開脫。

中國天津醫科大學曾追蹤2萬2千多人,在四個星期內,研究睡眠習慣對肝臟的影響,結果顯示,在夜晚11時後進睡的人,即使睡眠時間大致相若,也較容易患上非酒精性脂肪肝[3]

甚麼?脂肪肝?

你可能會驚訝,非酒精性脂肪肝,不是肝細胞堆積多過脂肪,肥胖、三高、缺乏運動才會患上的嗎?怎麼熬個夜也會惹來脂肪呢?

第一個原因,是習慣遲睡,有機會令荷爾蒙產生變化,阻延了吃飯的飽腹感,結果人愈吃愈多,因而致肥。第二,生活習慣環環相扣,每個通宵達旦的人都曾經慨嘆「為何深夜總是餓」,凌晨時份,體力下降,連覓食都會方便至上,加上當熬夜是為工作勞役,就更容易化壓力為食力,於是…….即食麵和薯片,我來也。

還不止這樣,大家都知道適量運動有助避免或改善脂肪肝,但睡不好、精神萎靡的時候,運動往往成為犧牲品。通宵熬夜,對防治非酒精性脂肪肝的法門:均衡飲食、適量運動是完全不利的。儘管並非直接,但熬夜確會引致或加劇肝病。

其他的「不」睡眠習慣

一日僅有二十四小時,地球最堅強人種香港人根本不敷應用,除了熬夜遲睡,還有壓縮睡眠、晝伏夜出、睡無定時等習性,可惜也無一倖免會傷害肝臟。

日本虎の門病院有研究指,睡眠時間少於5小時,人會容易過肥,患上糖尿病以及脂肪肝[4]。另外,中國華北理工大學和新鄉醫科大學曾追蹤6881名鋼鐵工人,顯示夜班工作的頻率、持續時期和時間愈長的男性工人,會愈容易患上脂肪肝,反之,在女工則未發現顯著關聯[5]

以性別論,肝病總是男人之苦:〈男人之苦! 乙肝「康復」後仍較易患肝癌〉

香港、中國、加拿大和荷蘭多家大學的聯合研究,則發現夜班工作和驗血肝酵素升高呈正相關,對沒有脂肪肝的人更加明顯,研究推測,夜班工作擾亂晝夜規律,可能會直接令肝臟受損或發炎[6]

要保護肝臟,有規律、充足的睡眠當然最好。但有時爆肝總是難免的,在每一個趕工時份,當迫不得已深宵無眠,為了肝兄也只好委屈胃妹,放下炸物和包裝零食,拿起水果、麥皮、麵包加烚蛋[7],吃少點油脂、熱量和食物添加劑,雖然人仍是免不了爆累,但至少比較能避免脂肪肝……

注釋:
[1] 《針灸聚英》 :「足厥陰肝經……丑時(氣血)注此」;《黃帝內經》 :「人臥,則血歸肝」。
[2] 《黃帝內經》:肝「主疏泄,魂之處,藏血,其華在爪,其充在筋,開竅於目,在志為怒,在液為淚」、「謀慮出焉」。
[3] <Association between bedtime and the prevalence of newly diagnosed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in adults.>, Liver Int. 2018 Dec;38(12):2277-2286. doi: 10.1111/liv.13896. Epub 2018 Jun 29.
[4] <Association of short sleep duration with obesity, diabetes, fatty liver and behavioral factors in Japanese men>, Intern Med. 2011;50(21):2499-502. Epub 2011 Nov 1.
[5] < Rotating Night Shift Work and Non-Alcoholic Fatty Liver Disease Among Steelworkers in China: A Cross-Sectional Survey>, Occup Environ Med. 2020 May;77(5):333-339. doi: 10.1136/oemed-2019-106220. Epub 2020 Feb 4.
[6] <Night shift work and abnormal liver function: is non-alcohol fatty liver a necessary mediator?>, Occup Environ Med. 2019 Feb;76(2):83-89. doi: 10.1136/oemed-2018-105273. Epub 2018 Dec 4.
[7] 以上為林盈吟營養師建議。

校閱:黃麗虹教授
日期:2020年5月23日

如想發表評論請先登入

訂閱通訊